2009年12月24日,西安長安路長安立交橋附近,只要有空出租車停靠,會有一群人圍上去問走不走 華商報記者 王警 攝
  
  2013年12月27日下午,西安市灃惠路加氣站外,排隊加氣的出租車長達三四百米。每個司機都需等待一個多小時才能加到氣華商報記者 張喆 攝
  
  清晨5時許,天還未亮,55歲的出租車司機王沿忠照常睜開眼睛。此時,離夜班司機交車還有1個小時,每天那筆“份子錢”催促他趕緊起床。從業18年,王沿忠這樣的生活少有間斷,因為他知道,少出一天車,就要損失一筆錢。只是,9月26日這天有所不同,他決定給自己“放半天假”,因為他要趕著去參加一個會。
  會議的主題是“西安市出租汽車行業服務質量座談會”,要分析如何解決當前“打車難”和“拒載”等問題。
  出租車司機:有市民買早餐也要打車
  這次“座談會”在西安的鐘樓飯店舉行,由西安市出租車管理處牽頭,來自人大、政協、物價、行業協會等部門以及從業者和媒體代表等數十人參會,經過半天討論後,多數人認為出租車應該調價,但不同意見也提到,漲價後是否能解決當前打車難和拒載等問題。
  王沿忠準備了一份4頁多的發言稿。“我入行18年,經歷過出租車漲價,也曾有過降價,但18年裡,西安出租車的公里價從1.2元漲到瞭如今的1.5元,只漲了0.3元,跟其他行業的物價相比,這筆賬或許能解釋,為什麼西安出租車這麼難擋。”
  王沿忠的開場白,讓一些從業者認同。“如果出租車變成了市民的主要出行工具,那麼,是不是我們對出租車的定位存在著問題。”
  王沿忠用一個看似極端的案例來解釋他的看法,“有時,我早上遇到一些乘客擋車去買早飯,就幾百米遠的距離,他不走,而是擋車,車到了,他讓你等一下,買了早飯再回來,等待的時間還不足跳一次表的時間,收費7元,要註意,這是早高峰,把有限的資源已經占用了。”
  近幾年,王沿忠的這種感受越發強烈,就連一向生活簡樸的母親,偶爾出門,只要超過3個人,也嚷著要擋車。母親有自己的一筆賬:出門坐空調車,一個人要2元,如果3個人就是6元,而出租車起步只要7元,不光有座位還很便利。“如果連我媽都能算得清這筆賬,說明我們的供求關係發生了問題。”
  作為雷鋒車隊的副隊長,王沿忠每天要求自己按章營運,不拼座,不拒載,不在機場、客運站“釣座”,一天工作11個小時的“流水賬”只有360元左右,每天加氣要花去60多元,中午吃碗10元左右的面,再扣除包車費用,每天拿回家的錢至多130元。
  沒有參加座談會的出租車司機楊師傅說,雖然他不在機場和客運站“弔座”,但遇上早晚高峰,他會拼座,也會拒載,“儘量別在二環內跑,要不然,連現在這點錢都掙不到,再遇上兩個違章(法),一天就算白幹了。”
  同樣開白班的楊師傅說,他每日能拿回家的錢要比王沿忠多些,在180元左右。“我每天早上6點接車,到下午4點交車,總共10個小時,白班的包車份子錢是180元,每天加氣是70元到80元,一天平均能拉到450元,如果再扣除吃飯和抽煙等錢,也只能掙這麼多。”
  多掙錢VS服務好司機利益最大化傷及乘客
  擺在楊師傅和王沿忠面前的一個現實問題是——交通擁堵。
  “如果車堵在那裡,一動不動,按時間計費,2分30秒跳一次表,如果一小時不動,計價器也只能跳18元,如果車稍微動一下,計價器就不按時計費了,更多時候我們在路上浪費的時間,1小時連18元也掙不到。”王沿忠說,按照目前西安的交通狀況,出租司機一旦遇上堵車,支出成本不僅僅是份子錢,還有人力和燃氣。
  華商報記者調查發現,個別出租車司機為躲避早晚高峰的擁堵,甚至選擇不營運。出租車司機普遍認為,最好的運營模式,即一個座接著一個座,別停,別去擁堵的地段。“這隻是理想的模式,遇上路堵的地方,你能不去?但去了,就會影響收入。”王沿忠說,多拉、快跑,出租車司機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同時,用這筆收入養活一家人,但恰恰相反,出租司機的利益最大化往往就會傷害到直接面對他們的乘客。
  近日,陝西省用戶滿意度測評中心對西安市城九區展開“出租車行業服務滿意度”調查,結果顯示:西安市出租車乘客滿意度綜合得分為66.51。從各分項指標所涉及的測評結果來看,西安出租車乘客滿意度的五項測評指標中,車輛規範行駛的滿意度最高,為68.50;得分最低的是乘客對出租車的服務態度,得分僅有62.93。
  “必須最大限度滿足乘客與司機的各自利益是我們一直呼籲的方向,我們能做的就是加強監管。”西安市出租車管理處一名負責人表示,儘管嚴查重罰,但效果並不理想。
  “我也不想這樣,但沒辦法,又要包車,又要加氣,成本這麼高,要想多掙錢,就要多跑,如果要兼顧上服務,這太難了。”楊師傅說。
  路堵出租車不願去 給黑車帶來了“商機”
  國慶期間,從珠海回老家西安過節的楊瑩深刻體會了一次出行難。
  10月11日晚,長安路省體育場內,歌星孫燕姿要在這裡獻唱。30歲的楊瑩早在一個月前,在網上預訂了門票,還和公司同事調換了假期。
  演出當天,楊瑩提前兩個小時從萬年路的家中出發,擋了將近半個小時的出租車。明明是空車,司機要麼說要交班,要麼嫌有演唱會怕堵拒載。楊瑩最終才和別人拼了一輛出租車。但在長安立交以東,司機怕堵,讓她提前下車了。楊瑩無心與司機糾纏,當她跑著抵達檢票口時,距演出開始還有半個小時。
  演出結束後,黑壓壓的人群,讓楊瑩感到不知所措。她轉了一圈,不知該乘坐什麼交通工具回家。路上偶爾有幾輛出租車經過,但都有乘客,楊瑩站在原地,身旁不停有摩的司機沖她打著招呼:“走不?”
  “到萬年路多少錢?”楊瑩詢問價格。
  “看你是個女娃,你給50塊。”“我下午來的時候,坐出租車才19塊錢。”楊瑩顯然被摩的司機的漫天要價激怒了。
  “呀,那地方遠得很,現在也沒車……你說多錢?”摩的司機和楊瑩討價還價的過程中,又有兩輛摩的停在楊瑩身邊。
  “走不,走的話,給你算45塊。”……
  時間接近凌晨,楊瑩最終以35元的價格坐上了回家的摩的。一路上,她經歷了“風馳電掣”的速度,待回到了家,頭髮吹亂了,妝也花了,為防裙子被風颳起來,絲襪還被摩的上的一根鐵絲刮破了一個洞。
  與出租車不同,黑車幾乎沒有運營成本,最大的風險在於被相關職能部門稽查,除此之外,黑車每拉一個座,就是一筆收入。
  西安出租車行業協會調研發現,目前,西安市出租車日均營運39趟。而黑車一天拉七八個座,就要比一些出租車掙得多。這也是為什麼摩的泛濫的原因。 華商報記者賈晨
  調整運價能緩解打車難嗎?
  2013年初,西安出租行業曾傳出要調整運價的消息,相關媒體上也刊發了運價調整的第一次公告。相關人士透露,三年來,運價調整的方案從醞釀到走上日程,也在適時調整。對於此次傳出出租車運價調整,呼聲最大的就是增加低速運行費。
  >>增加低速運行收費呼聲最高
  最近幾年,西安市的出租車服務備受詬病,市民打車難、經常被拒載,投訴不斷。有人形容,在西安打上出租車,跟中了彩票一樣,值得慶祝。
  出租車拒載,老百姓不樂意,出租車司機也是一肚子苦水。“為啥拒載挑客人?怕堵到裡面出不來。”的哥孟師傅說。
  官方統計數據顯示,出現“打的難”的區域多屬於修地鐵、道路施工較多路段或較繁華地段,如城中鐘樓、東南西北大街等區域,約占全部拒載投訴的32.09%;城東西京醫院、康復路、輕工、胡家廟等區域,約占全部拒載投訴的18.36%。這些區域的各項交通管制措施較為嚴格,車流量大,道路通行能力有限。
  在出租車運價調整的調研中,呼聲最高的,就是增加低速運行費。西安市實行的是以行駛里程計價收費為主的運價結構,雖然有停車等候計費,但由於交通堵而不死,80%以上的出租汽車無法收取等候計時費,因擁堵造成的營運損失難以彌補,所以駕駛員儘量避免前往擁堵區域,“打的難”、“拒載”問題更加突顯。
  2012年1月,就有政協委員建言:提高西安出租車運價,實行低速運行計費,以此來減少交通擁堵對司機造成的損失,緩解拒載等違規行為的發生。目前,北京、天津、成都、武漢、廣州等城市出租車都採用了時距並計(低速計費),如車速低於相應的時速時計價器就開始計費。而西安出租車行業還是靜態計時,也就是說出租車遭遇擁堵情況時,只有在停止不動時才開始計時收費,低速慢慢往前蹭計價器根本不計費,司機們損失很大。
  根據西安市出租車管理處對2012年度計價器採集的數據顯示,西安市出租車日均空駛率為30%,日均營運收入為639.6元,日均低速行駛的載客次數為11趟次,日均累計低速行駛計時121.3分鐘。
  西安市的出租車運價處於偏低水平,不但低於北京、深圳、天津、南京、杭州、寧波等經濟發達城市,還低於成都、蘭州、昆明、貴陽等西部城市。據瞭解,近一年來,天津、南京、濟南等城市已調整了出租車運價。近期,寶雞市也對出租車運價進行了調整,起步價為2.5公里7元,公里租價為1.7元,運價水平已高於西安現行運價。目前,西安出租車運價與全國36個統計城市相比,處於偏低水平,居倒數第8位。
  >>運價調整後“份子錢”會增加嗎?
  西安出租車調價,這樣的消息傳了好幾年。市民雷先生說,希望不要調得太高,打車的大部分還是普通的工薪階層,有錢人都自己開車。他的心理價位是起步價2公里調整到八九元比較合適。
  出租車為啥要調價呢?行業內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表示,調價從一定程度上可緩解西安打車難的現狀。目前,交通擁堵降低了出租汽車運行效率,增加了營運成本和經營壓力,很多駕駛員不願意去擁堵路段,特別是市中心、火車站,從而造成市民打車難。另一方面,調價也可提高駕駛員營運收入。
  出租車管理處負責人坦言,出租車運價8年未調整,難以適應出租企業行業發展,其利潤空間越來越小,目前已出現駕駛員招聘難的現象。根據西安市交通運輸局2012年的調研數據,西安出租車駕駛員人均月工資約為4500元。這還是駕駛員通過長時間勞動換取的,大部分駕駛員工作時間都在10-12個小時,很多人身體長期處於亞健康狀態,職業病頻發,使得從業人員流動頻繁。
  今年9月,西安市出租車管理處邀請了省市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、出租車經營企業負責人、出租汽車駕駛員及市民代表。座談會深入討論了西安市出租汽車行業“打的難”和“拒載”等問題的成因,不少出租行業從業者提出,要用經濟杠桿調整供需關係,從一定程度上緩解打車難。有市民提出質疑,調整運價就一定能緩解打車難嗎?西安市出租汽車管理處負責人表示,目前,出租行業少數駕駛員綜合素質不高,西安市現有3萬餘名出租車駕駛員,其中40%以上由社會人員和外來務工者組成。駕駛員每天工作時間均在10小時以上,勞動時間長、強度大,從業隊伍流動頻繁。部分駕駛員把出租汽車駕駛員這一職業視為短暫的謀生手段,從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“打的難”和“拒載”。
  一家出租車企業的負責人表示,出租車企業普遍認為,解決打車難、拒載等問題的根本辦法,應通過適度調整齣租汽車運價來解決,保持一個合理的出租汽車運價水平,是維護行業健康發展的重要條件。該負責人表示,作為企業,他鄭重承諾,如果出租運價調整,企業絕對不會借調價增加駕駛員的任何負擔,調價的增收部分全部讓利給司機。
  華商報記者 段曉寧
  (原標題:西安的出租車為啥這麼難擋?(圖))
創作者介紹

只售

xtupxtex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